?

你现在的位置是:w88优德手机版本 > 对外交流 > 学访交流 >

海那边的感觉

来源:国际部 发布日期:2011-11-15 点击:1383
?

    本文编辑钟一萌是天津外国语学院附中初中三年级的学生,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暑假里,她和本校的同学与老师远赴加拿大度过了为期三周的游学生活。

    为了让读者更好地了解当今独生子女在外游学生活的真实状况,大家把钟一萌同学写的这篇文稿不加任何修饰、原汁原味地发表在这里,希翼能对大家的教育工编辑和独生子女家长们有一些启发。

    秋风、秋雨、秋凉,一个接一个来了,我紧张的初三生活也开始了。应该庆幸我父母的“伟大”,他们竟然还能允许我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暑假去加拿大游学三周,所以就在临去“地狱”之前,我得到了一个刺激、新鲜、快乐的假期,留下了一段又一段美好的记忆,让我储存,让我回味。

    “中国胃”指引大家前进

    我去的这个学校是加拿大哥伦比亚国际学院,它在安大略省的第三大城市汉密尔顿(Hamilton)。这个城市距多伦多市中心及尼亚加拉大瀑布大约只一小时的车程。大家这一行20人是多伦多时间7月30日凌晨时分“空降”到加拿大的。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把大家全搞晕了,被拉到学校当晚,大家就被稀里糊涂地安排住在一座小山上的男生宿舍里,第二天又让大家这群女生搬到LindenHall———一个女生宿舍里。

    尽管大家当时不是很清醒,但还是对两个宿舍做了一下比较,觉得男生宿舍的位置要更好一些,它在山上,周围绿草茵茵,颇有“世外桃源”之气。不过对于爱购物的女生来说,位于市中心的LindenHall要更方便一些,坐SchoolBus去学校的时间也明显地缩短了。

    大家的宿舍是二到四人间,每间都配有独立卫生间,床也是超舒服的,这让大家大家都还满意,只是大家个个都长着一个超挑剔的“中国胃”,所以当地人于吃饭方面的习惯和特色让大家很难适应。

    学校的晚饭五点半钟就开吃了,又多是大家不习惯的生冷煎烤食品,吃得一点都不舒服,所以转天早晨我几乎都会被饿醒,肚子咕咕叫着坐上SchoolBus就开始憧憬着一样又一样我平时喜欢吃的东西,车到学校,冲进食堂,一看到给大家准备的食物,我立马就饱了。我的天,一大早就吃肉,还有这黏黏的东西是什么?虽说临行前我已经做好了必须要吃西餐的思想准备,对自己适应西餐的能力也是比较有自信的,可是没想到,口味的变化再加上时差的原因,甚至让我产生了对食物的抵触情绪,一想到要吃那样的饭就开始反胃。但怎能让本小姐的胃吃亏,于是大家几个女生就开始常常偷跑出去,到宿舍旁边的一些中国餐馆安抚一下自己的胃,有时候为了解馋,满足自己的“中国胃”,大家还换着馆子吃。

    一天傍晚,馋虫又出来了,几个女生就集体出动寻找未尝过的中国饭了。正在街上东瞅西看,远远的一排中国字跳进眼帘,感觉特亲切,众人赶紧跑上前去要一探究竟。

    “经济小炒菜粉面饭”?

    众人开始读道,但咋读都不太像人话,最后终于有人读道:“是经济小菜,炒粉面饭吧!”“噢”,晕,不过文字难题终于解决了,而且听起来也蛮不错的,大家决定走旁边的小门上去看看。

    刚一进去就把大家吓了一跳,这家店光线特昏暗,只有墙上的一个大屏幕发着光,播放着粤语节目,整个餐馆只有大家几个人,特别静,大家有点害怕了。忽然一个又矮又胖的东方妇女出现了,她用粤语试图和大家沟通,但明显还不如用英语,最后大家终于摸着黑吓吓唧唧地吃上了,都看不清吃的是什么。不管是嘛,就往肚子里塞,几个“扯女”一下子变得特安静,最后终于有人忍不住小声问一句:

    “哎,你觉得这饭怎样?”

  “啊,不怎么样。”

  无语了。

  “Doyouloveme(你爱我吗)?

  我所到的学校是个国际性的学校,迎接来自世界各国学英语的人,所以在学校中就可以看到来自全球各地的不同面孔,俄罗斯的、土耳其的、墨西哥的、韩国的、德国的……大家说的语言也是“千奇百怪”,于是同学们也不管是为了交流方便,还是为了好玩,就开始互相学对方的语言,也快乐地做起了朋友。

  和大家经常碰面的是一群来自委内瑞拉的中学生,他们讲的西班牙语就成了大家学得最多的一门语言,他们也很好学,争抢着让大家教他们中文。一开始大家教他们说中文,他们就装傻,会用中文说:“我听不懂!”再过几天见到他们,就发现,呦,进步不小,换词了,但没换成什么好话,换成了:“你去死吧!”结果双方的互学演变成了双方“互骂”,“骂”声一片,笑声一片。

  一天大家去吃饭,正在排队没啥事,就又互相学起对方的语言来。

  “奥尔拉!”大家向他们打招呼。

  “你好!”他们向大家问好。

  “嘎不都”,“嘎不都”,“嘎不都”……他们说一遍大家有人就跟着学一遍,好多人也不知道是啥意思就跟着念呗,不过我在此之前已经上过类似的当了,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这次我可不想去当傻帽儿。可Wendy问我:他们这话啥意思?我说:就是Iloveyou(我爱你)的意思啊。没想到对面的委内瑞拉男生立马接茬:“Doyouloveme(你爱我吗)?”这时刻太令我尴尬了,说啥呢,说Yes吧,可咱不能欺骗国际友人啊,说No吧,也太伤人家的心了,旁边Becky还跟我说:“说Yes吧,长得挺帅的!”

  最可笑的是这群委内瑞拉朋友,自从学会了用中文说“我爱你”之后,不管到哪,看见中国女生就喊“我爱你”,还不忘加上一句“Callmetonight”。这些人真的很热情、很活泼、很开放,大家多少也受了他们的感染,大家玩在一起很高兴,也很融洽,最后临走时,一个委内瑞拉小伙儿还送给我一张两千元面值的委内瑞拉纸币,一想到这两千块撑死也就合十几块美金,我也就不客气地收下了。只可惜我带去的中国结、精美的手机链等小礼物都没带在身边,只能对这国际友人“礼尚”没“往来”“非礼也”了。

  最可爱的是有一个来自土耳其的11岁男孩,他是自己一个人坐飞机来的,到这里只好被编在好几个国家的学生联合起来的“独立团”里。看着他总是一个人孤单单的,大家的男同学就和他攀谈起来,一段时间后他与大家大家就都熟了。这些“坏姐姐”们一看到他那好玩的样子就逗他:“小保莱,有女朋友吗?”他趴在桌上装可怜地摇摇头。“想找女朋友吗?”他睁着大眼睛认真地点着头,接着大家也包括他都大声地笑了,忘了孤独,也忘了想家。

  还是这个小不点儿,在大家离开的前一天特别安静,大家都知道他是不舍,不想离开这充满美好回忆的地方,不想回到紧张的学校生活,也不愿和大家说再见。大家也是一样啊,这美丽的自然环境,让大家回归了那本真的自我,轻松的氛围,让大家结识了那么多的朋友,语言的学习,更让大家获得了非同一般的友谊……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我送给小保莱一个大红中国结,互相留下E-mail,说着“拜拜”各奔东西了。

  上课就是给我做一张“脸”

  这次到加拿大游学,一开始最让我感兴趣的不是学,而是游。可到了之后才发现,这里的学也同样是乐趣无穷。

  刚到学校,就被通知要经过一个英语水平测试来分班,测试的内容虽与在国内学习的常识点相对应,但想得满分也不那么容易,因为有30分是作文分,这对大家初二学生来讲真的是有一定难度。不过幸好大家的中国老师让我练习过英文写作,我竟得了个比较高的分数,进入高级班学习,这让我挺自豪,也有点骄傲。

  相对于每天下午的英语课来说,上午的课程就有意思多了。一周中每天上午的课程主要有四门:计算机、科学、体育和手工制作。本人最喜欢的是手工制作。大家在课上做了许多好玩的东西,最有挑战性的应该是做“脸”。

  两人分为一组,一个人给另一个人当模特。算我可怜,成为模特———被做“脸”的对象。我得先在脸上抹满凡士林,接着就要拿家伙了:保鲜膜粉墨登场!“等会儿,该不会把保鲜膜敷脸上吧?!”我真的是被吓到了。“对呀,不过会把嘴的地方剪个洞让你呼吸的!”说时迟那时快,噌,Wendy立马就把膜粘我脸上了,不过还好,本人这张嘴比较大,一下子就能找到它的位置,我很快就再一次吸到可爱的氧气了,但是折磨这才刚刚开始。再一次把有洞的膜粘到我脸上后,就要往上贴石膏了,我这位同伴比较认真,一贴就贴了好几层,在这过程中我必须要仰着头。

  天啊,整个一酷刑啊!在等待石膏干的过程中,有人不耐烦了,“不行了,我得出去走走了!”Erik脸上贴着石膏大叫着,众人赶紧阻拦他,好么,这样出去非得吓死几口子不可。可他还是坐不下来,是啊,看不见再加上呼吸不顺畅,我也烦躁啊,同伴赶紧拿来风扇冲着大家的脸就吹啊,还算够意思。过了一会儿石膏终于晾干了,当石膏脸送入烤箱,当大家能再度呼吸时,大家大呼:“哎呀,太幸福了!”而当大家看到自己付出辛苦做出的脸模,像模像样地放在那儿,那种创作的快乐、劳动的幸福才真是发自内心的。

  这里的狼是说英语的

  在这里,大家从周一到周五都要上课,直到周末才会去多伦多或汉密尔顿市区游玩。从国内出发之前,我特期待去尼亚加拉大瀑布、多伦多电视塔等有名的地方参观,但去了之后才感觉,其实这种游玩和在国内没有太多的差别,只是地域的不同罢了,与此相比,我更喜欢大家的野营地———柏丽湖。

  这次野营是彻彻底底的体能训练,这一点从刚到达得把行李搬山上时我就体会到了,不过还好,这的饭要比学校的好多了,不仅美味,品种也很多,对大家这些馋猫来说,算是一大幸事啊,否则这荒山野岭的,可没地找中国餐馆去。

  在学校时有人传言到柏丽湖后要住帐篷,让众人激动半天,到了那里发现还真有帐篷啊,但不是用来住人的,大家住的是小木屋。小木屋共三层楼,面向柏丽湖,风景优美,内部设施有阳台有休息室有卫生间,既舒适又方便。不过听说晚上熊啊、狼啊什么的有可能冲入屋内,那些男生就在旁边的男生小木屋里勇敢地冲大家喊:“别怕,有情况你们就去四号男生小木屋啊,就是那像要掉湖里的那个!”

  听当地人说,柏丽湖就像天堂一样,这话确实不假,风景的确不错,每天早晨当我披着毯子走出小木屋,呼吸着清晨清新的空气,听着各种生物发出的悦耳叫声和湖水拍打礁石的水声,看着湖水上的波纹随风荡漾,感觉自己一下子和大自然融为了一体,也让我很快就爱上了这个地方。

  野营地白天的活动都特有挑战性,像射箭啊、在高空中走小细绳啊,这些对于我这胆小的人来说,都是平时不敢做的,但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射中了靶子、走过了细绳,竟然毫发未伤地经受住了考验。我最喜欢的活动是划独木舟,在湖上泛舟而行,听着大自然的声音,真是惬意至极啊!第一次泛舟路程很短,没有太多的体会,第二次,大家胆子大了,划着小舟离开大家住的小岛越来越远,不知不觉中竟进入传说中有狼出没的地带。

  “狼!”有人壮着胆子喊。

  “你这样叫狼不会出来的,这狼应该是说英语的。”

  “哦,Wolf!”但是还是没有狼出现,只有几只大家叫不出名字的加拿大鸟回应着。晚上大家跑到礁石堆上,点燃篝火,边烤香蕉和棉花糖,边吃着小吃,忽然就听很远处的小岛上不断有凄厉而又幽远的声音传来。这显然就是传说中狼的叫声,大家欣喜若狂,Jeff学着那叫声与那位不知公母的狼对叫着,我则赶紧把这一幕录了下来。之后,就在湖边,在礁石堆上,大家躺下仰望着夜空等星星出来,一会儿星星出来了,还有五颗流星瞬间划过星空,大家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此刻都仰着头,想着远方的家人,陷入安静之中。

  三周之后,我回家了,父母说:看上去你好像长大了很多。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,不知不觉中有一种突然长大的兴奋和快乐。

责任编辑:刘星

简体中文 | English | Fran?ais | Deutsch | 日本語 | Espa?ol
版权所有:w88优德手机版本 网络信息中心
学校地址:天津市河北区南口路11号 邮编:300230 津ICP备05003055 津教备0022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