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你现在的位置是:w88优德手机版本 > 国际课程 > 学生天地 >

舞台剧《硬币》剧情解析

来源:未知 发布日期:2016-12-27 点击:143
?

《硬币》首秀结束了,不知道你看懂了没有?


少年、青年、中年、老年的“我”通过不同的机缘回到少年,那时已有不同的心理,青年通过实验成果回去,要鼓励“我”,中年需要取那个牛头挂件回去,要阻止“我”,而老年回去,只是要把最后那枚硬币交回去。

为什么有三个硬币?他们被分别交给少年的自己,又一次次交回?时间一直在轮回,没有终止?


舞台剧《硬币》剧情解析

 

故事的主人公,名叫石歆。

少时的他,因午休时的一局棋,结识了自己一辈子的朋友,姜胡。他们很快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,也经常坐在一起说一些不切实际的傻话。

“倘若你能够回到过去,你会选择做些什么呢?

“我嘛,我的话,一定会做一个皇帝,手持传国玉玺,那多威风!

无知的孩童总是说些疯言疯语,他们也不曾将它当真,只是自顾自的说些傻话,然后抛诸脑后,一笑了之。

回到家中后,石歆把玩着从姜胡手中赢来的挂坠,回想着之前与姜胡关于时间旅行的对话。而与此同时,一位陌生的青年人走进了他的卧室。惊慌失措的石歆站了起来,大声质问来者是谁。青年人告知他,自己是未来的石歆,12年后,他将发明时光机。而与此同时,中年人和老人也走入了石歆的卧室。

石歆发现,这青年人十分激动,十分疯狂,以至于语无伦次,似乎对自己发明时光机一举激动不已。而中年人的语气却十分奇怪,似乎对青年人有些怪罪,甚至有意阻止自己听从青年人的话语继续研究。而老年人则站在一旁,冷眼注视着一切,时不时说些风凉话,还引起了中年人的强烈不满。

这些人的举动令石歆觉得十分诡异,他站起身,想聊询问更多的细节,但中年人和老年人却似乎不愿再透露更多。在青年人的提议下,他们每人都为石歆留下了一枚硬币,以防止他怀疑这一晚所发生的一切。随后,他们便匆匆离开。

石歆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又看着手中留下的三枚硬币,感受到一种信念传递到了自己的内心。建造时间机器,这件几百年来让无数科学家和学者一筹莫展的事,却似乎在他的面前成为了可能。

他选择如同青年人所说那般,在未来的12年中,他将所有精力投入了针对时间的研究当中。他在研究当中付出了极大的努力,同时也失去了很多东西,其中也包括着他的家庭。随着研究的一步步加深,他也逐渐没有了精力再陪伴家人,妻子也与他协议离婚。

202825日,他将所有的希翼都寄托于这一天。12年前的那个夜晚,青年人告知自己,他将会在这一天成功。他让助手准备好最后一次实验,并将时间设定在12年前的614日的夜晚。

当他的双脚落在熟悉的实木地板上时,他知道自己成功了。自己又一次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夜晚,又一次见到了那些熟悉的面孔,只是这一次,他将作为着一幕里的青年人,出演。

见到年轻人,他激动的向他阐述着这些年来自己所做的一切,又向他提起了之后将会出现的两个人。但少年一句疑问,让石歆不知所措。

“他们是我未来的妻儿吗?他们为什么没有与你一同前来?

他又一次想起,这些年他只顾投入到对时间机器的研究,却没有为自己的妻儿做过一点付出。随后老年人那又似劝解又似嘲讽的话语又一次狠狠地刺痛了他。

“而这毫无意义,你懂了么?

       他不懂,完全不懂。他不明白那个老人为何能够如此轻易的否认了自己十二年的,奉献了全部青春的成就。看着少年人迷茫的双眼,石歆知道眼前的一切对于他而言仍旧太过突然了。他决定效仿记忆中青年人的做法,提议每人留下一枚硬币作为传递给少年的信念

       回到自己的实验室时,已是深夜。他看着自己桌上杂乱的草纸,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自己演算的草稿。掀开实验室后沉重的布,他看到了自己无数次失败后所剩下的破铜烂铁。

看着眼前的一切,看着镜中憔悴、疯狂的自己,石歆发现自己已为这建造时光机的梦想所迷失。12年来,他将自己封在这样一个小小的研究室里,长久的封闭也早使他近乎成为一个怪人。

“人们说的没错,我到底还是个疯子。

如今的他,哪怕将时光机公布出去,也无法回归正常人的生活,也无法挽回早已失去的人。而一切错误的开始,都源于十二年前的那一晚,那场不该存在的时间旅行。他决定解散研究所,并将时光机封存起来。

失去了一切的石歆,在好友姜胡的帮助下得以在一个稳定的岗位苟且偷生。在这段时间里,他每一天都在回忆着自己这些年来所付出的努力,失去的年华,以及,妻儿。他将自己的经历汇成文字,又将文字整理成章节,最终,他的第一本书出版了。

石歆自己也未曾料到,他的小说竟掀起了新的浪潮。人们追捧他的文字,他竟成了新一代科幻小说的领军人物。他辞去了自己原本的工作,专职做些小说的创作,生活也一天天富裕起来。

直到有一天,他接到了好友姜胡的电话。短暂的寒暄过后,他听姜胡所说,自己少时从姜胡手中赢来的挂坠,对姜胡而言是一件非常重要的物品。当初的姜胡迫于面子没能当面要回,这一拖竟是拖了半个辈子。可这挂坠早在几十年前被自己不慎遗失,为了找回遗失的挂坠,石歆决定再一次进行时间旅行。

来到仓库时,石歆看到了自己在镜中的倒影。一个中年人的形象突然在石歆的脑海中闪现,他记起来,正是那个在少时闯入自己卧室的中年人。一瞬间,他领悟到自己该去向哪里——会到当初的那个夜晚,去赴一个等待了数十年的约。

       当他再一次见到那个老人时,他发觉自己也离他不远了,当自己再一次回到这里时,也将如眼前的老人一般命不久矣了。听到少年的追问,他只觉得心中有一股没来由的烦躁——眼前的少年对于将来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都一无所知,对一切都保留着好奇,但结局却早已经注定了。他,以及今后的所有的他,都将重蹈覆辙,放任自己的挚爱愤然离去,被时光机的幻想折磨致癫狂……

       他也跟随青年人,将一枚硬币放在少年的手心,黯然离去。

       他将挂坠交还给姜胡,随后两人便很少联系。

如今的石歆所能做的,也无非是将自己悲惨又奇幻的经历反复的压榨,继续自己毫无意义的创作。

       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,当姜胡的电话将他从麻木中惊醒时,他已挂上一头的白发,如今竟已是百岁之时。

       相约茶楼,石歆还是那个石歆,但姜胡却早已不是那个姜胡。姜胡坦言,他早已知晓石歆掌握着时间旅行的秘密,并吐露出自己的目的:盗取一块三国时期的玉玺。

       石歆想起了当初年轻时姜胡对自己说过的话:

“我嘛,我的话,一定会做一个皇帝,手持传国玉玺,那多威风!

       当姜胡从怀中取出手枪之时,他明白,自己已无法阻止昔日的好友。

     石歆利用时间机器轻而易举地取得了那块玉玺,而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发明是怎样的违背天理。

       他决定要在这一天了解一切,将玉玺交给姜胡后,他又一次开启了时光机,返回了一切的起点——那个夜晚。

       看着少年人的懵懂,青年人的疯狂,中年人的无奈,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他,好像观众一般,站在石歆一生的终点,俯瞰着眼前的后辈们,奋力得表演着时间定下的剧本。

       ”你们的未来早已是我的曾经了。

       留下这样一句话,他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 回到现实后,他抢过姜胡手中的玉玺,砸向时光机最为精密的部件,这一坏,就再无法复原了。

       姜胡一怒之下扣下了扳机,子弹穿过了石歆的胸膛。

       只留下,破碎的青春(时光机),破碎的友谊(石歆),破碎的山河(传国玉玺)。

       石歆满足了,他这一生也算落得个圆满。

 

“光明逐渐消失,生命随之流失。

我一生中无数次以为自己摸清了时间,猜透了人性。

一辈子活成了四辈子,却什么也没有搞懂。

老了,再没心思去争了。

可能,我一生中所拥有的,都只是那一枚硬币吧。

无数次重叠,转折,错觉。

还有,背叛,算了,看开了,我也没有什么可以牵挂的了。

可它究竟从何而来呢,那枚硬币?

容我去问问我佛。

 



简体中文 | English | Fran?ais | Deutsch | 日本語 | Espa?ol
版权所有:w88优德手机版本 网络信息中心
学校地址:天津市河北区南口路11号 邮编:300230 津ICP备05003055 津教备0022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